打江山的 “三剑客”悉数出局 发力中高端 魅族能否在智能机市场立足?

时间:2021-02-10 08:21:26 来源: 搜狐科技


近日,一封内部全员信 “曝光”了魅族的重大人事变动——前 CEO、魅族创始人黄章亲弟黄质潘出任 CEO,黄章仍为魅族科技董事长,将专注战略大方向及产品相关工作。

据了解,黄质潘自 2004 年便加入魅族,也就是魅族科技正式成立一年后。黄质潘曾历任魅族财务、供应链、海外业务负责人等重要岗位。

对此,有网友评论称,“该人事变动恰恰证实了魅族是家族企业。”而魅族公关方面则表示,“我们管理都很现代化了,资本层面也有很多类型的存在。”

其实,创始人亲信在公司管理层中担任要职,在手机厂商中并不算稀罕事。比如,任正非之女现任华为副董事长、CFO。

而魅族近年来被人诟病的主要原因或许是,打江山的 “三剑客”悉数出局,而 “黄家人”带领下的魅族又在手机战场中 “节节败退”。

魅族管理层中的 “黄家人”身影

搜狐科技查阅发现,目前在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中,除了黄章(黄秀章)以外,共有两名黄姓成员,分别是黄质潘和黄劲松。此外,黄苏琴为历史股东,黄柏涛为历史法定代表人。

在魅族的董监高人员变更中,近两年有两个关键时间点。工商信息显示,2019 年 4 月 30 日后,总经理职位由黄柏涛变更为黄秀章,监事由黄和任变更至黄小琴;2020 年 10 月 14 日后,监事由黄小琴变更为黄劲松。

从公开信息来看,魅族的组织架构背后至少有 8 位 “黄家人”的身影。其中,黄章的表弟黄柏青曾在魅族担任后勤副总裁;黄章的表弟黄柏涛曾担任总经理,在公司内部任采购总监;黄章的亲姐姐黄小琴则担任商务副总裁。

外界对魅族 “家族企业”的诟病由来已久。据品玩报道,有行业人士表示,魅族产品的品质曾出现过明显的滑坡,比如充电器起火事件频发,跟黄家人掌管供应链不无关系。“2016 年,魅族其实还是有能力把销量做到 3、4 千万台的,只不过当时黄家人刚从郭万喜手中接管了供应链,出了乱子。”

而与无处不在的黄家人形成鲜明对比,是创业 “三剑客”的落寞出局。“三剑客”主要由联合创始人白永祥、负责营销的李楠、以及 Flyme 系统当家人杨颜组成,对魅族的发展有突出贡献。2018 年,白永祥因 PRO 7 滑铁卢而离职,杨颜卸任 Flyme 事业部总裁,2019 年李楠因反对魅族 16 加量离职。

对于他们的离开,黄章的态度稍显冷漠。有网友咨询白永祥离职的相关问题时,黄章表示 “想他去原价买他的 PRO 7 就好了”;对于李楠的离职,黄章回应称,“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

自黄章亲弟弟黄质潘出任 CEO 事件发酵后,搜狐科技在魅族官方社区看到,一则题为《黄总关于家族企业传言的回复》的帖子成为了热门,讨论度颇高。

该帖发布于 2 月 8 日,内容是黄章在 2019 年对 “魅族家族企业”相关言论的回应,发帖人表示,“谣言止于智者”;热度第一的评论为,“黄老大说得对,这些低级黑真的无聊。”

此前黄章称,“整个高层就一个跟随魅族创业多年的我弟弟在海外市场部任职算是高管之一,魅族公司组织架构都是公开的,不要装作不见就造谣。还有关于股份,我个人分两次拿出过约 20 亿股给员工作为股票激励,后续公司也会通过增分(应为 “增发”,搜狐科技注)等形式继续实施股权激励。由于政策原因员工持股大多通过成立有限公司持股,所以工商登记是看不出来的。”

市场份额仅剩 0.5%,“换帅”能解魅族困局吗?

其实,魅族是否承认自己是家族企业并不重要,因为大部分人并非单纯地排斥家族企业,而是排斥片面 “任人唯亲”、以至于影响公司运转的家族企业。

比如,三星作为家族企业,三代掌门人均来自李氏家族,管理风格被认为是军事化、大男子主义、对错误的零容忍。但其家族的管理模式带来了极高的凝聚力和决策效率,三星也从本地企业成长为全球性品牌,其公司整体营业额现如今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

而在黄家人主导的魅族发展史中,错误的战略方向、频繁的人事动荡让魅族错过了跻身手机厂商第一阵营的最佳时机,以至于从与华为、奇酷、小米平起平坐的 “花旗小妹”沦为 others。

在国产厂商迅速崛起、华为 OV 市场份额迅速攀升的时间里,魅族于 2016 年盲目加量,一口气发布了 14 款新产品;2017 年进军高端市场,但 PRO 7 系列并未打动消费者的心,直至 2018 年仍在消化库存。高管们成为了决策失误的买单者,组织架构调整迎来大变局。

公开数据显示,魅族手机出货量 2015 年 2000 万台,2016 年 2200 万台,2017 年 2000 万台。2018 年起,魅族不再对外公布具体出货量,赛诺的数据显示,魅族 2018 出货量 948 万部,同比下降 46%。

在魅族的今天是如何造成这个问题上,李楠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整个公司文化自上而下的自大。你想想,魅族当年还自己做微博想跟新浪竞争。”

去年魅族只发布了 17 系列的两款手机,CINNO 数据显示,2020 上半年魅族在国内手机市场占比 0.5%,Q3 占比 0.3%。但也得益于战线的收缩,魅族宣布 2020 年完成业绩,实现盈利。

作为新任 CEO,黄质潘在今年的内部信中谈到,魅族未来将会继续坚持走中高端路线,差异化的策略。2021 年魅族将会执行一体两翼战略,以高端旗舰手机为主体,同时全力发展 AIoT 智能穿戴业务和 Lipro 高端智能家居。

然而,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寡头时代、头部效应加剧,“小而美”厂商存活的空间加剧收缩。根据 IDC 的国内手机市场数据,2020 年 others 手机厂商占比 3.5%,同比下降 51.8%,2019 年占比 6.5,同比下降 51.7%。

随着坚果手机的落幕、一加宣布不止于 “小而美”,在新任 CEO 黄质潘带领下的魅族,还能在 “小而美”的路线上走多远呢?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5 53 13 8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05723号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